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田冰冰

——定不在境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全国十佳小学班主任,全国小学语文优质课大赛一等奖获得者,中学高级教师,重庆市骨干教师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送书  

2008-09-21 09:27:50|  分类: 教学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 我爱书,也喜欢给我尊敬的朋友送书,能够找到书友是一件愉快的事情。昨天在新华书店里,给三位陌生的女孩送书,却让我的心灵同样温暖。

        昨天下午与小钳子同去解放碑,钳子去理发,我则继续在重庆书城“泡周末”,季羡林先生的书让人温暖,《父与子》让人莞尔,四楼教育类专区,一向是全楼较为冷清的地方。不带手机,也没有时间概念,读个酣畅,再次站起身来去选教育类书籍的时候,腰都有点酸疼了。

        这几排教育类书架,我都非常熟悉,流连的趟数不可计数。再转到教育理论类书架前,三个年轻的女孩儿在这个书架前,挤挤挨挨地站或蹲着,她们开心地说着什么,时而抄抄写写。

        ……

        不知道过了多久,钳子顶着一个很失败的发型过来找我。我选好了书,把不要的放回书架。女孩儿们还在,仍旧津津有味地抄。我暗想:什么好书,让她们三个都喜欢?顺带扫了一眼,原来是幼儿园的什么儿歌和曲谱之类。她们飞快地写着,本子上已经记得密密麻麻。不忍破坏这种美好和宁静,我悄悄把书插入书架,抱着要买的书与钳子同去五楼。

        五楼是钳子的专业书籍,人却不那么稀落。我继续读社科出版社的《教育蓝皮书》,心里总挂念着那三个抄书的小老师的身影。“该有人送她们一本的。”我突然冒出一个念头,“会不会破坏她们抄写的乐趣呢?”我又有些迟疑。“可是受益的是孩子呢!去看看。”心底的声音告诉我。

        再次下四楼,她们果然还在。我按捺住兴奋,努力很自然地过去问:“请问你们看的是哪本?”

        一个女孩儿很热心地指给我,我抽书出来一看,是本幼儿园活动资料集,30元,也许对于三个刚上岗位的稚嫩面孔来说,还是很贵。

        我注意到有大班和小班之分,装作外行地问:“请问大班、小班哪本好些?我是送朋友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那要看教什么了?我们教小班,就看小班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 不费力气就得到了我需要的信息,我欢天喜地跑去付款,然后从包里抽出水笔,流畅地在扉页签字——祝你们快乐。

       当我再次折返回来,自己都兴奋地难以按捺自己的情绪,甚至有些结巴:“我,我想把这本书,送给你们三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 空气似乎短暂停滞了,她们惊讶地看着我,一时谁都没有接。稍顿,一位老师惊喜地问:“你为什么要送书给我们呢?”

        我竟一时语塞,“我也是老师,我教小学。”

        她们仨欢天喜地接了书去,连声感谢。我转身走的时候,一位老师追了上来,问:“你可以留个号码给我们吗?”

        ……

        晚上回家,我打开正在充电的手机,有三条信息:

        ——谢谢你送我们的书,可能就是这本书,我们都会把所有的爱献给幼儿园的孩子们,再加上你的那份!

        ——真的非常非常感谢你,长这么大,第一次有人……今天我觉得好幸福喔。

        ——好幸福的感动,有一种无法言语振奋的感觉。突然发现世界、人与人之间这么美。我忽然觉得自己找到了一个乐观面对工作的理由。谢谢你的书,还有你的心意。

        三条信息像是给我的奖赏,让我温暖着,开心的不得了。而女孩儿们抄书的身影一直还在我的脑海里映现。教育人如果都能像这样在教育技法上不懈追求,用饱满的热情去面对工作,教育的前景真是灿烂得不可估量。

        三位女孩,共同给我上了一堂课,一堂有关教育激情的课。

       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8)| 评论(1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